浔惘提青提

谁能让自己的脚印留在海面上.

【10:00/北京】来自佳昱的五一

上一棒@卑微小若 

下一棒@橙汁给wm打call 


伪现背,小甜饼一发完

不好意思各位,我真的水都懒得水了...(被打)

管他无脑不无脑,甜就对了

蔡蔡趁着劳动节来找佳哥玩啦~

佳佳蔡蔡已经在一起了哦

正文

       蔡程昱从练歌房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在漆黑的房间里摸了好一会才摸到开关。

       开了灯,蔡程昱往沙发上一摊,打开手机看了一眼。

       22:14,佳哥应该还没睡吧。犹豫了一会儿,蔡程昱还是拨通了马佳的电话。

       “喂?程昱?大晚上的打电话啥事啊?想我啦?”对方的声音略带沙哑但很精神,应该还没睡。

       “啊,就是,想你啦——”蔡程昱拖着长音,声音像被含化了的奶糖一样。马佳从小孩熟悉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少有的疲惫,有些心疼。

       “哎,程昱,累了就早点休息。”

       “嗯。”

       就在马佳准备挂电话的时候,电话那一头突然又响起了声音。

       “佳哥,五一我能去北京找你吗?”

       “什么玩意?”马佳差点把手机摔了。

       马佳乐着:“五一真来找我啊?”

       “对啊,劳动节那天来找你,不行吗?”蔡程昱眨巴着他的狗狗眼,虽然马佳看不见。

       “行,太行了,你来,哥带你玩好玩的。”马佳乐的不行。

       蔡程昱也不管电话挂没挂,心满意足的进入了梦乡。


       当天蔡程昱拖着小小的行李箱来到北京,在一大堆来接机的人里,蔡程昱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等着他的佳哥。

       “佳哥!”蔡程昱飞快地跑过去跳起来,给了马佳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哎,程昱,别闹,你吃午饭了吗?”

       “我要吃佳哥做的!”蔡程昱赖在马佳身上不动。

       “成,那先回家,上我家伺候你去。”


       马佳做了一盘油爆虾,放沙发旁边跟蔡程昱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虾。

       马佳负责给菜头剥虾,然后亲自把虾喂到蔡程昱嘴里。

       “张嘴。”马佳拿着一只剥好的虾在蔡程昱眼前晃了晃。

       蔡程昱正在专心看电视,没有发现马佳的“阴谋”,便把头偏过去张嘴等待马佳的投食。

       马佳拿着虾的手一点点后退,蔡程昱就把头一点点伸过去,然后终于发现了不对。

       “马佳!”蔡程昱作势要朝马佳扔枕头。

       “别,我这一手油可别沾那白枕头,给你吃给你吃,啊,给你吃。”

       蔡程昱心想:有马佳有油爆虾,人生赢家就是我。


       晚上,马佳领着蔡程昱洗完澡,又把人领到自己床上。蔡程昱看着马佳手里捣鼓的东西顿时心生不妙,奈何自己已经坐在他床上,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佳哥,哥,别,别过来......”

       “啊?你说什么?”马佳坏笑,看着蔡程昱咽了咽口水。

       看着马佳一步步逼近自己,蔡程昱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蔡程昱从床上醒来,过了几秒钟才感受到腰间又酸又麻的痛感。

       给自己揉了两下,蔡程昱转过头,拳头对准了马佳一通锤。

       “马佳你不要脸呜呜你个坏蛋!!马佳!!!!!马佳你给我醒醒!!!!!!”

       马佳被自家小孩锤醒,还没打完一个哈欠,眼前一个巨大的蔡程昱就朝自己砸了过来。

       马佳眼前一黑。

       马佳费了好大劲把黏到自己身上一样的蔡程昱搬开,用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

       “程昱,你刚才那一下差点让我心肌梗塞......”马佳说着,摆出一副痛苦的样子。

       “你活该。”蔡程昱把头埋进被子里,不再理马佳。

       马佳哭笑不得的把蔡程昱的脑袋从被子里剥出来,贴着他耳朵问:“别生气,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蔡程昱重新把被子蒙上,不理马佳。

       “带你去环球影城噢......”

       “真的吗?”蔡程昱一下子坐起来,重新黏在马佳身上。

       “哥什么时候骗过你。”马佳顺手把蔡程昱搂进怀里。


       因为假期的原因,环球影城里人满为患,马佳和蔡程昱好不容易从人群里挤出来,就看见眼前高大的城堡。

       “佳哥!”蔡程昱靠在马佳耳边大声道。

       马佳虎躯一震,扭过头问:“怎么了?”

       “哈利波特专区诶!快点去看看嘛!”

       马佳笑了一下,捏了捏蔡程昱的脸,“好,听你的。”










【佳昱】愚人节假分手计划

正文前面的碎碎念()

愚人节本来想好好蹲个粮,但是看我姐独自辛苦的写文于心不忍

(我绝对不会说是因为我喜欢头像框)

幼儿园老师蔡×人民警察佳

 

正文

       快愚人节了,马佳打算玩个大的。

       马佳平时是不注意这些节日的,除了那几个放假的节日,其他的节日要么去上班,要么就在家里洗狗。

       但是有了蔡程昱就不一样了。马佳坐在椅子上看着书桌上的日历,眼看着愚人节越来越近,马佳偷偷在心里策划了一个“愚人节假分手计划”。

       愚人节那天突然提分手肯定会被识破,所以得提前对程昱冷淡一点。马佳对自己的计划无比自信。

 

       蔡程昱明显感觉到马佳对自己冷淡了许多。

       蔡程昱刚刚把小朋友们都哄去午睡,自己就瘫在椅子上打开手机,打开备注“佳哥”的微信聊天框,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给马佳发了一大串消息,马佳就回了个“哈哈”。蔡程昱盯着手机屏幕,搜肠刮肚地努力想着自己有没有干什么让马佳生气的事,然而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来。蔡程昱挠挠头,想着下了班就去找马佳算账。

       “小蔡老师,你不开心吗?”一个小朋友从被子里伸出了头,拉了拉蔡程昱的袖子,小声问他。

       蔡程昱被吓了一跳,赶紧把小朋友塞回被子里,揉揉她的头发,同样小声道:“没有啦,我没有不开心啦,快睡觉吧,我们都开开心心的。”

       好不容易把小朋友哄睡着,蔡程昱撇了撇嘴,心想:马佳,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你关心我好吧!

 

       下班之后蔡程昱照常让马佳来接他。上车之后蔡程昱盯了马佳一会儿,小声说:“佳哥,最近你都不怎么理我了......”

       “哦,可能是我最近比较忙吧。”马佳极其敷衍道。

       马佳瞥了一眼后视镜,看见了一颗气鼓鼓的菜头。

       生气的时候也可爱死了,马佳在暗地里偷笑。

 

       今天是愚人节。

       马佳对蔡程昱已经冷淡了好几天了,所有气氛叠加起来,今天好像就是一个天造地设的分手日。

       蔡程昱和马佳都在各自的单位苦苦思索。

       马佳在想提完分手之后怎么哄好小白菜。

       蔡程昱还傻傻的在想如何阻止马佳跟自己分手。

 

       晚上,马佳和蔡程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意料之中的,马佳冲蔡程昱转过头正色道:“蔡程昱,我们分手吧。”

       “什么!?”

       “我们分......噗!”

       看见蔡程昱脸上惊恐和不敢置信的表情马佳实在没忍住,笑得差点背过气去 。

       蔡程昱刚想把白天想的那些拒绝分手的台词都搬出来,就被马佳突然这一笑给笑傻了。

       哪有分手这么嘻嘻哈哈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程昱,愚人节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蔡程昱一愣,赶紧打开手机一看:


4月1日愚人节

 

       “马佳你幼稚死了啊!!!真是的!!!!!”

       “哎,哎程昱别走啊!”

       “马佳,如果三十分钟内桌子上没有一盘油爆虾,高贵王子就再也不要理你了!”

       于是马佳认命的去做虾了,去的路上不忘亲自己男朋友一口。









【佳昱】迟到

老板佳×员工蔡

比较喜欢这个设定,给自己写点粮

写纸稿的时候发现剧情好混乱,删了好大一部分才让这篇文看上去正常一些😭😭

 

 

 

 

正文

       完了,蔡程昱心想。

       早晨闹钟竟然没把自己叫起来,一觉睡到九点二十又发现今天是周一之后,蔡程昱“腾”的一下从床上垂死病中惊坐起,并表示很慌。

 

       火急火燎把共享单车蹬到公司,蔡程昱倒不担心打卡迟到的事,因为张超发现自己没来肯定会帮自己打卡。

       盘算了一圈后发现,只要现在不被人发现就一切安好。蔡程昱松了一口气,准备在四周无人的情况下飞奔上楼。结果刚跑到楼梯口,突然发现楼梯旁边站着一位穿的异常朴素、与身后背景融为一体的人。

        那是他老板。

       谁家老板平时穿这么朴素啊!!!

       蔡程昱欲哭无泪,被吓得语无论次:“马......马佳......老板......好......”

       马佳被蔡程昱结结巴巴的样子逗得想笑,自己本身也没什么老板架子,扑哧一下乐了出来。

       蔡程昱看着老板在自己面前莫名其妙的突然笑个不停,内心非常不安。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老板为什么突然看着我笑?我刚才干了什么?我问了一句好,然后......我没干什么啊他为什么突然笑得这么开心?迟到了然后跟老板问了一声好老板突然开始笑这是什么情况,在线问求解答!哎等等,哎,哎马佳你干嘛?马佳你揪着我干嘛!?马佳你要带我去哪?马佳!老板!马总!你冷静啊马佳你放开我啊!我不就是迟到了那么......四十分钟嘛!至于对我这么暴力嘛你!!

       马佳连拉带抱的把蔡程昱弄出了公司。穿梭在一条比较有烟火气的街上,把蔡程昱带到了一个早餐铺前。

       蔡程昱看看早餐铺,看看时间,又看看老板,瞪圆了眼睛疑惑的支支吾吾了好一会也没说出半个字来,马佳哭笑不得,伸手揪了揪蔡程昱的碎发。

       “我说程昱,赶紧告诉人家老板你要吃什么呀,可等你半天了。”

       蔡程昱被这么一刺激,终于结巴出几个字来。

       “......佳哥......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饭?”

       此话刚一出口,蔡程昱的肚子就非常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当然是猜的。”马佳笑着给老板付钱。

 

       吃完早饭回到办公室的蔡程昱还有点恍惚,被张超敲了一下脑门才清醒过来。

       “怎么着蔡程昱,迟到了还被老板勾了魂了?”张超用一种看透的眼神看着蔡程昱。

       清醒之后蔡程昱的虾头肉眼可见的慢慢熟透,“什,什么啊,什么勾魂的......”

       黄子弘凡忍不住回头了,“蔡程昱,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你,你真看不出来马佳对你有那那么一点点意思吗?”

       “不止一点点的嘞。”他们正来巡视的另一个老板龚子棋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三个人同时静音。

 

       当天蔡程昱把要做的文件和公司给的任务完成之后已经很晚了,走出公司竟然没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

       “哟程昱,这个点还没走,这么敬业啊?”

       蔡程昱转头一看是马佳,顿时吓得一激灵。

       “老、老板好啊......今天......加个班......”

       蔡程昱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张超黄子和龚子棋的那几句话,蔡程昱看见马佳突然条件反射的脸红。

       “别那么紧张啊,今天这么晚了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不用,我骑共享单车......”

       说着,两人环顾了一下空无一辆共享单车的街道。

       马佳一脸坏笑:“现在只能坐我车走咯。”

 

       蔡程昱坐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大脑里就开始循环上午在办公室听到的那几句话。

       迟到了还被老板勾了魂啦?

       真的看不出老板对你有那么一点点意思吗?

       不止一点点的嘞。

       蔡程昱在心里辗转反侧了无数回,终于转头,视死如归的在马佳把车开出去之前开口:“佳哥......你,喜欢我吗?”

       马佳转头看蔡程昱,没有说话,侧身吻了上去。

 

       第二天蔡程昱没迟到,甚至到的很早。

       于是马佳到公司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办公桌上又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

       马佳乐呵呵的坐下,心想:“我该怎么告诉程昱我爱喝咖啡呢?”









【佳昱】10:00 很久很久

紫丁香


上一棒@苏芩 

下一棒@芋圆奶茶Fishhh🐟 



医生佳×老师蔡

灵感来源于我爸我妈的职业()?

主cp佳昱 几句话龚方



正文

       马医生的办公桌很简洁,一台笔记本电脑、两个笔筒、一个和蔡程昱情侣款的水杯和桌下的一个抽屉,除了抽屉里躺着一张篮球海报之外,再没其他闲七杂八的东西。旁边办公桌的龚子棋大夫一直觉得马佳办公桌就放这么点东西有点白瞎那么大一个桌子。然而每次龚子棋建议马佳在桌子上放点装饰的时候,都会听到同一句话:

       “这么大地儿是留着以后摆我跟程昱的结婚照的,懂不懂啊你。”

        龚子棋瞬间眼前一黑。

        “大爷的马佳,就算你把结婚照打印成A4纸那么大也占不了你桌子的十分之一,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天天炫耀你那小媳妇,谁还没有个对象了!”

        说罢,龚子棋悲愤的打开了备注“方方❤”的微信对话框。


       而蔡老师的办公桌就不一样了,各种零食、摆设、文具,再加上几本教材,那一张办公桌只是勉勉强强能放下,然而学生们厚厚的作业本却根本没地方放,只能一股脑的全都堆在旁边方老师的办公桌上。

        方书剑:我就不应该把桌子收拾的那么那么整洁。

       想罢,方书剑悲愤的打开了备注“子棋🐶”的微信对话框。

(别问为什么蔡程昱桌子上放那么多东西领导不管,问就是校长是俩云)


       今天是情人节,蔡程昱本来想着要跟马佳在家过情人节的,可奈何今天虽然马佳歇班,但蔡程昱要值班,找了好几个人倒班都导不开,最后只能乖乖去值班,留马佳一个人在家里苦苦等待。


       坐在值班室里,小蔡老师一手托腮,一手拿着手机胡思乱想。

       今天你几号来着?

       2月......2月......2月14号......

       今天情人节。

       早不值班晚不值班,偏偏情人节这天要我值班,情人节换个单身的来值班不好吗?

       情人节要送花!下班第一件事去买花!要给佳哥惊喜!

       买什么花好呢......

       下班之后,蔡老师奔波了好几个花店才买到了他想要的花,小小的,只有一枝。

       蔡程昱高高兴兴的捧着花上了公交,好在蔡程昱一番折腾之后已经很晚了,公交车上没有什么人。否则人多的时候,这一枝的小花也许会被挤掉一半。

       蔡程昱打开手机一看,一条未读消息都没有。他和“佳哥”和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上午。


——程昱晚上什么时候回家?

——嗯大概七点半吧,我七点之后就不用值班啦,路上大概有半个小时就够啦!

——好吧,程昱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


       说了七点半回家,现在马上就八点半了,晚回家都不问我去哪了,今天可是情人节诶......可是晚了这么长时间才到家佳哥会不会生气啊?可是不能告诉马佳我去买花了,那是惊喜,不能让佳哥知道!

       蔡程昱看手机的表情略显委屈和心虚。


       打开家里的门,屋子里漆黑一片。

       马佳没在家。

       如果刚才蔡程昱是心虚,那现在蔡程昱是真的慌了。

       “佳哥?”蔡程昱叫了一声。

       没动静。

       蔡程昱换了鞋,噔噔蹬跑进屋里找了一圈,没发现马佳。

       又找了一圈之后还是没人,蔡程昱快要急出一个黄子弘凡来了。

       “佳哥佳哥佳哥你快出来你去哪了啊佳哥佳哥我要送你一样礼物你快出来马佳马佳快出来!!”

       还是没动静。

       蔡程昱急得眼眶都有点发红,打开手机给马佳发了一行字。


——马!佳!你!在!哪!


       突然,屋子里响起了一声手机的振动声。

       蔡程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又给马佳发了一条消息。 

       又是一声振动。

       马佳的手机还在家里,马佳根本就没出去。

       “马!佳!你!给!我!出!来!!!!马佳你个大坏蛋呜呜呜呜吓死我了马佳你个大坏蛋!!!!!”

       大坏蛋马佳终于从门后面走出来,搂住蔡程昱冲他乐了半天。

        “别哭了小祖宗,程昱这么可爱就是想逗逗你嘛......”

       马佳一边开灯一边说,“你手里一直拿着的那是什么东西,刚才一直关着灯我也看不出来。”

       “本来想送给你的,可是我现在非常生气,所以我不打算给你了!”蔡程昱转过头不看马佳。话虽是这么说的,蔡程昱还是乖乖的把一直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

       “这是你的情人节礼物,佳哥一定要保存好!大冬天的要找一枝紫丁香可没有逗我那么容易。”蔡程昱小心的捏了捏丁香花的小花瓣,“佳哥,你知道吗,一枝丁香花上有很多小花,每一朵都代表我对你的喜欢。所有喜欢汇聚在一起,那就是爱。佳哥,我很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马佳接过紫丁香,回给蔡程昱一个轻吻。

       “我也有东西要送给程昱哦。”

       “?”

       马佳终于缓缓张开手,露出了他一直紧攥在手心里的一对戒指。









3:00【佳昱】虎年贺文

七年差

四中老师蔡×四中老师佳

重点:甜且短

重重点:短

新年咱们要什么?咱们说什么咱们就是说一个字

甜!

正文

快过年了,因为疫情回不了家,我们的蔡老师对此很心烦呢。

“佳哥。”蔡程昱望着旁边办公桌的马佳,叹了口气,“为什么学生都放假了我们还要天天来学校值班啊……佳哥佳哥,过年回不了家怎么办啊?”

“就地过年呗,还能怎么办。”马佳放弃了那堆满整个电脑桌面的ppt课件,转头看蔡程昱,“程昱过年想要点啥新年年礼物吗?”

“想要回家的火车票。”

“回家就别想了,就在这过年吧,三十晚上可以给你多做一盘油爆虾。”

蔡程昱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四中附近新开了一家零食店,值班结束之后蔡程昱一秒都没有耽误,立刻拉着马佳奔向零食超市。

“哇佳哥真的有这个口味的薯片!”

“佳哥这个小蛋糕好熟悉哦!”

“啊啊啊佳哥这个小虾包装好可爱啊!”

“佳哥快来看……”

马佳看着手中逐渐被零食堆满的购物框,扶额:“程昱,你是来买年货的吗?”

三十晚上吃完晚饭,心满意足吃掉两盘油爆虾的蔡程昱和马佳一起窝在沙发上看春节晚会,在一个个哈欠中等着跨年的钟声。

两个人一向都不喜欢这种晚会,但形式还是要走走的。

看了一会儿,蔡程昱实在觉得没意思,从茶几里拿出一袋薯片撕开吃。

“你刚吃完年夜饭诶。”马佳看着蔡程昱撕开的那一大包薯片,饶有兴趣地调侃着。

蔡程昱没说话,傲娇的回给马佳一个“我就要吃”的眼神,嘴里用力嚼着薯片。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快十二点的时候,马佳也忍不住去冰箱里拿了瓶可乐出来喝。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随着主持人声嘶力竭的倒数,2021年也真正进入了尾声。

“5!4!3!2!1!2022,新年快乐!”

蔡程昱转过头看马佳:“佳哥,2022年了哦。”

马佳把可乐易拉罐上的拉环套在蔡程昱的小拇指上,“那咱们在一起也算四年了哦。无名指算是套不进去了,小拇指凑合着套吧。”说完马佳顿了顿。

“永远爱你哦。”两个人同时开口。

【佳昱】糖妖的诱惑

11岁糖妖蔡✖️12岁男孩佳

灵感来源于儿童文学上的一篇文章,不知道有没有看过的姐妹👭 前面的剧情人设大概一样,如果有人觉得看过是正常的🥳 后面剧情会有改变🥰

*马佳比蔡蔡大一岁

第一次写文 不喜欢看就退出去吧 喷轻点🥺


正文

     春天啊,要小心哦。

     春天,梅溪山的糖妖们会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下山,带着七颗丢心糖,神秘的出现在山下的街上。他们要把丢心糖送给大街上的小孩子们,那才算完成当天的任务。

      清晨,马佳刚上街来帮爸爸妈妈买了豆浆,路过油饼铺,就遇到了一个小糖妖。

      “喂!要吃糖吗?很好吃哦!”

      马佳转头,是一个瘦小的男孩,眼里充满了期待。

      “不吃。”马佳看了一样男孩,转头又要走。

      马佳早就知道有糖妖的存在,身边吃了糖妖给的糖忘事的人也不少。

      吃了糖妖给的丢心糖,就会忘了某一件事,或大或小。幸运的也许只是忘了要浇花,不那么幸运的也许会忘了自己叫什么。

      “尝一颗嘛,很甜的,很甜很甜很甜的!”

      马佳不得不再回头看一眼。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实在太好听了,奶奶的,很招人喜欢。

      “那如果我要了你的糖,我拿什么回报你呢?”

      “什么都不要!”糖妖眯着眼睛笑起来。马佳发现他笑起来的样子挺可爱。

      马佳接过糖。糖是橘色的,上面隐隐约约透着珠光的颜色,漂亮极了。马佳想了想,说道:“有了,我把我的豆浆给你吧。我买过好多家的豆浆,这家是整条街最好喝的豆浆。你闻闻,比谁家的都香。”

      糖妖把鼻子凑过去:“是很香哦!”

      马佳说:“那你喝!如果你不喝的话,我就不好意思要你的糖了。”

      糖妖接过碗,小口尝了一下,然后就咕咚咕咚把豆浆全部喝光了。

      马佳把那颗糖我在手里:“嗯,那我就要一颗。谢谢你啊。对了,你叫什么呀?”

      “蔡程昱。你呢?”

      “马佳。那就下次再见啦。”马佳冲他笑了笑。

      当马佳转身正要走的时候,蔡程昱突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

      “那颗糖,你还给我吧。”

      “为什么?”

      “因为……因为它是一颗……丢心糖。”

      “啊,你是糖妖?”

      蔡程昱整张脸都红透了,“对不起啊……我是从梅溪山来的……梅溪山,你知道的……我昨天就出来了,一颗糖还没送出去……每次都差一点,嗯,出了一点差错。不把糖全都送出去,我是回不了山的……”他的声音很低。

      马佳说:“我早就听说过,吃了糖妖给的丢心糖,心里的一个地方会空,就会把一些事忘得干干净净,黄昏的时候,心就会痛,像冬天的风刮在心尖上一样难受……”马佳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责怪蔡程昱的语气。

      “对不起马佳……我不应该骗你的……你和之前我要把糖送给的那些人一样好。不对,你比他们还要好,好很多很多。”

      “就是因为你每次都不忍心看着它们吃掉丢心糖,你的糖才送不出去的。”马佳天生就像个大哥哥,很自然的揉了揉蔡程昱的头发。

       “我告诉你我的一个秘密吧!”蔡程昱猛的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马佳。

      “什么秘密?”

      “嗯,我觉得,嗯………我……”

      “你什么?”

      “啊,啊没事没事,我先走了,我……我还要把这些糖送完呢。”蔡程昱的声音越来越小。

      “哎程昱……”

      蔡程昱已经跑开了。

      12岁的马佳觉得莫名其妙,在原地站了一会之后才发现自己是出来买早点的,赶紧跑到油饼铺,再收摊前的最后一秒买到了三张油饼。

       

      过了一段时间,马佳开始后悔最后没有向蔡程昱要一块丢心糖。

      这几天里,马佳一直在想那个看上去比自己还小的小糖妖。上课在想,吃饭在想,甚至做梦都是那个小糖妖的笑。对此,马佳的老师给家长打了好几通电话,说马佳上课心不在焉的。

      “唉,要是最后我找蔡程昱要一块丢心糖就好了。吃掉丢心糖以后,我也许会忘掉他呢。”马佳经常这么想。

      

      当马佳再遇见蔡程昱时,他27岁。

      当他去录制声入人心,却在录制场馆外看见那个熟悉的脸时,马佳感觉整个人都被雷住了。

      马佳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直接跑向蔡程昱,后者被身后突然传来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吓了一跳,连忙转头。

      “……马…佳?”

      “程昱。”

      蔡程昱瞪大了眼睛,过了一会像是突然反应过来,先是激动的喊了一声佳哥,然后又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冲着马佳一笑:“佳哥——吃糖吗?”

      马佳看着已经挂在自己身上的蔡程昱,反手把蔡程昱拽下,“你一个糖妖,来这干嘛?”

      蔡程昱有点委屈,“我从姑婆那里得到许可了!而且我现在是人了!真正的人哦!和马佳一样的!”

      马佳舔舔嘴唇,想了一会又问道:“程昱,你还记得你要跟我讲一个秘密,

但是最后没说吗?”

       蔡程昱想了想,“啊?哦——秘密呀——佳哥你猜是什么秘密呀。”

       “那我哪猜的着啊。”        

       “那当然是,喜欢马佳啦~”

       马佳轻吻了一下蔡程昱的额头,笑道:“贫气,叫佳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