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惘提青提

谁能让自己的脚印留在海面上.

[元与均棋|元朔] 甜品捕诱计

小作家树×甜品师圈

一些甜饼

七夕了我终于想起来写文了(


之前看在浏览器上看到了这个设定 然后发现好喜欢 于是乎自己给自己做饭...


第一次写元与均棋幼儿园文笔太拉了别骂别骂呜呜






正文



郑棋元开了一家甜品店,自己一个人经营的那种。


与其说是甜品店,不如说是一件自习室。每天进进出出的人大多带着两本书或者一个笔记本电脑,学习或工作的休息时间再点一份甜品。


郑棋元天天呆在这个安静的“自习室”里,虽然生意不是那么火爆,但是他也乐得清闲。


今天一下午的时间郑棋元都在研究他的新甜品,晚上从前台走出来准备打烊,突然看见角落里还坐着个小孩。郑棋元悄悄走过去,心说这么晚了还有人在这干什么。


小孩看起来也就二十多的年纪,正往电脑里敲敲打打一些文字。


似乎是感受到身后的目光,他回头看了一眼,对上郑棋元笑盈盈的眼睛。


“已经很晚了哦,你不回家吗?”郑棋元看着软乎乎的小孩,不自觉地放软了语气。


“啊?”他一转头,才发现店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呃......要打烊了吗?”


“是哦。”郑棋元冲他眨眨眼睛。


“我......”小孩咬了咬嘴唇,“还差一点就写完了,真的就差一点点了,我可以写完再走吗,很快的很快的。”


说着,他还用两只手努力比划着,表示真的只有一点点。


郑棋元被这模样逗笑了,“行,那你慢慢写,我去收拾收拾,不着急。”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小孩的手终于离开了键盘。他在座位上用力伸了个懒腰,然后准备去找老板打声招呼就回家。


刚要起身,郑棋元就端着一盘黑白相间还撒着奥利奥碎的毛巾卷出现在他身后。


“写完啦?”郑棋元坐在小孩对面,把毛巾卷往小孩那边推了推,“写完了要不要吃点甜品呀,下午研究出来的新品,还没给别人尝过哦。”


“啊?”


“哇塞,所以我是第一个吃到这个新品的人吗?”反应过来的小孩眼睛亮晶晶的,像一只被主人奖励了骨头的小狗。


“对哦,你尝尝嘛。”


“好诶。”小孩冲郑棋元展开一个傻乎乎的笑容,把头埋进盘子里认真吃起来。


郑棋元好奇的把头伸到对面,“你在写什么诶,你是作家吗?”


“啊呜......唔四......”小孩废了好大劲把嘴里一大口混着奥利奥碎的奶油咽下去,把笔记本电脑朝郑棋元那边推了推。


“我就是平常写一些儿童文学,呃不是童话,就是一些,没有那么复杂有时候还会有点童趣的那种,你懂吧你懂吧,还有就是......我叫徐均朔。”


郑棋元笑的眼睛弯弯的,“你好呀徐均朔小作家,我叫郑棋元。”


徐均朔抱着盘子吃完郑棋元给的毛巾卷之后抬头看了看前台,又左右看看,拿着手机小声问郑棋元:“这个在哪里扫码,就是就是,在哪里付钱诶?”


“啊?”郑棋元一愣,“啊你说甜品吗?不用付钱的,这一份是送给辛苦赶稿的小作家的。”


“没有没有......不是......不辛苦的......”徐均朔手忙脚乱的表示自己并不辛苦甚至很轻松,并且脸色逐渐升温。


“可是吃了你的甜品总要付点什么哇。”徐均朔眨巴着他的狗勾眼。


郑棋元思考了一会,打开手机点开了微信扫一扫。


“那把你的微信给我吧。”











打烊后


徐均朔回到家洗完澡,躺到床上刚准备去王者峡谷厮杀一番,微信就突然跳出来一条消息。




Shawn:睡了吗朔朔



徐均朔吓了一跳,赶紧打开微信小心翼翼的点开对话框。



Shuo:咋了棋元哥


Shawn:明天你还来不来


Shuo:?


Shawn:明天是七夕呀,你来不来,不过来就算了


Shawn:来了会有好吃的


Shawn:(眼神暗示.jpg)


Shuo:哇塞出大问题


Shuo:不来我是狗!!




过了一会,顾易收到了徐均朔发来的消息。




均朔妹妹:顾易!!


均朔妹妹:我要脱单嘞!!


均朔妹妹:快来祝贺我!!!








彩蛋:


郑棋元看着徐均朔发来的那句“不来我是狗”,心满意足的关上了手机。


想要俘获当代年轻人的心,果然使用甜品捕诱计为妙。












小张总——

今天的衬衫是温柔张总嘿嘿

嘿嘿嘿嘿嘿嘿嘿没人的话这个张超我就先抱走了哈

(拿图吱~)

这又是谁的儿子呀——


昨天直播小黄子真的太好看了吧  这发型这气质谁看了不想领回家🌚


拿图吱~

快来认领你的漂亮儿子!!

昨天超儿晚上直播截下的糊图()咱也不知道为什么截的时候好好的发到另一个手机就糊了

老样子拿图吱一声哈

来搞几张晚会上随便截的图

这个画质我真的尽力了()直接用手机怼电脑拍的(懒人不想动嘛

都是原图啦 一帧一帧截出来的嘤嘤(拍成这样感觉有点对不起他们的盛世美颜🌚

拿图吱一声🦆~

【10:00/北京】来自佳昱的五一

上一棒@卑微小若 

下一棒@橙汁给wm打call 


伪现背,小甜饼一发完

不好意思各位,我真的水都懒得水了...(被打)

管他无脑不无脑,甜就对了

蔡蔡趁着劳动节来找佳哥玩啦~

佳佳蔡蔡已经在一起了哦

正文

       蔡程昱从练歌房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在漆黑的房间里摸了好一会才摸到开关。

       开了灯,蔡程昱往沙发上一摊,打开手机看了一眼。

       22:14,佳哥应该还没睡吧。犹豫了一会儿,蔡程昱还是拨通了马佳的电话。

       “喂?程昱?大晚上的打电话啥事啊?想我啦?”对方的声音略带沙哑但很精神,应该还没睡。

       “啊,就是,想你啦——”蔡程昱拖着长音,声音像被含化了的奶糖一样。马佳从小孩熟悉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少有的疲惫,有些心疼。

       “哎,程昱,累了就早点休息。”

       “嗯。”

       就在马佳准备挂电话的时候,电话那一头突然又响起了声音。

       “佳哥,五一我能去北京找你吗?”

       “什么玩意?”马佳差点把手机摔了。

       马佳乐着:“五一真来找我啊?”

       “对啊,劳动节那天来找你,不行吗?”蔡程昱眨巴着他的狗狗眼,虽然马佳看不见。

       “行,太行了,你来,哥带你玩好玩的。”马佳乐的不行。

       蔡程昱也不管电话挂没挂,心满意足的进入了梦乡。


       当天蔡程昱拖着小小的行李箱来到北京,在一大堆来接机的人里,蔡程昱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等着他的佳哥。

       “佳哥!”蔡程昱飞快地跑过去跳起来,给了马佳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哎,程昱,别闹,你吃午饭了吗?”

       “我要吃佳哥做的!”蔡程昱赖在马佳身上不动。

       “成,那先回家,上我家伺候你去。”


       马佳做了一盘油爆虾,放沙发旁边跟蔡程昱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虾。

       马佳负责给菜头剥虾,然后亲自把虾喂到蔡程昱嘴里。

       “张嘴。”马佳拿着一只剥好的虾在蔡程昱眼前晃了晃。

       蔡程昱正在专心看电视,没有发现马佳的“阴谋”,便把头偏过去张嘴等待马佳的投食。

       马佳拿着虾的手一点点后退,蔡程昱就把头一点点伸过去,然后终于发现了不对。

       “马佳!”蔡程昱作势要朝马佳扔枕头。

       “别,我这一手油可别沾那白枕头,给你吃给你吃,啊,给你吃。”

       蔡程昱心想:有马佳有油爆虾,人生赢家就是我。


       晚上,马佳领着蔡程昱洗完澡,又把人领到自己床上。蔡程昱看着马佳手里捣鼓的东西顿时心生不妙,奈何自己已经坐在他床上,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佳哥,哥,别,别过来......”

       “啊?你说什么?”马佳坏笑,看着蔡程昱咽了咽口水。

       看着马佳一步步逼近自己,蔡程昱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蔡程昱从床上醒来,过了几秒钟才感受到腰间又酸又麻的痛感。

       给自己揉了两下,蔡程昱转过头,拳头对准了马佳一通锤。

       “马佳你不要脸呜呜你个坏蛋!!马佳!!!!!马佳你给我醒醒!!!!!!”

       马佳被自家小孩锤醒,还没打完一个哈欠,眼前一个巨大的蔡程昱就朝自己砸了过来。

       马佳眼前一黑。

       马佳费了好大劲把黏到自己身上一样的蔡程昱搬开,用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

       “程昱,你刚才那一下差点让我心肌梗塞......”马佳说着,摆出一副痛苦的样子。

       “你活该。”蔡程昱把头埋进被子里,不再理马佳。

       马佳哭笑不得的把蔡程昱的脑袋从被子里剥出来,贴着他耳朵问:“别生气,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蔡程昱重新把被子蒙上,不理马佳。

       “带你去环球影城噢......”

       “真的吗?”蔡程昱一下子坐起来,重新黏在马佳身上。

       “哥什么时候骗过你。”马佳顺手把蔡程昱搂进怀里。


       因为假期的原因,环球影城里人满为患,马佳和蔡程昱好不容易从人群里挤出来,就看见眼前高大的城堡。

       “佳哥!”蔡程昱靠在马佳耳边大声道。

       马佳虎躯一震,扭过头问:“怎么了?”

       “哈利波特专区诶!快点去看看嘛!”

       马佳笑了一下,捏了捏蔡程昱的脸,“好,听你的。”










【佳昱】迟到

老板佳×员工蔡

比较喜欢这个设定,给自己写点粮

写纸稿的时候发现剧情好混乱,删了好大一部分才让这篇文看上去正常一些😭😭

 

 

 

 

正文

       完了,蔡程昱心想。

       早晨闹钟竟然没把自己叫起来,一觉睡到九点二十又发现今天是周一之后,蔡程昱“腾”的一下从床上垂死病中惊坐起,并表示很慌。

 

       火急火燎把共享单车蹬到公司,蔡程昱倒不担心打卡迟到的事,因为张超发现自己没来肯定会帮自己打卡。

       盘算了一圈后发现,只要现在不被人发现就一切安好。蔡程昱松了一口气,准备在四周无人的情况下飞奔上楼。结果刚跑到楼梯口,突然发现楼梯旁边站着一位穿的异常朴素、与身后背景融为一体的人。

        那是他老板。

       谁家老板平时穿这么朴素啊!!!

       蔡程昱欲哭无泪,被吓得语无论次:“马......马佳......老板......好......”

       马佳被蔡程昱结结巴巴的样子逗得想笑,自己本身也没什么老板架子,扑哧一下乐了出来。

       蔡程昱看着老板在自己面前莫名其妙的突然笑个不停,内心非常不安。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老板为什么突然看着我笑?我刚才干了什么?我问了一句好,然后......我没干什么啊他为什么突然笑得这么开心?迟到了然后跟老板问了一声好老板突然开始笑这是什么情况,在线问求解答!哎等等,哎,哎马佳你干嘛?马佳你揪着我干嘛!?马佳你要带我去哪?马佳!老板!马总!你冷静啊马佳你放开我啊!我不就是迟到了那么......四十分钟嘛!至于对我这么暴力嘛你!!

       马佳连拉带抱的把蔡程昱弄出了公司。穿梭在一条比较有烟火气的街上,把蔡程昱带到了一个早餐铺前。

       蔡程昱看看早餐铺,看看时间,又看看老板,瞪圆了眼睛疑惑的支支吾吾了好一会也没说出半个字来,马佳哭笑不得,伸手揪了揪蔡程昱的碎发。

       “我说程昱,赶紧告诉人家老板你要吃什么呀,可等你半天了。”

       蔡程昱被这么一刺激,终于结巴出几个字来。

       “......佳哥......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饭?”

       此话刚一出口,蔡程昱的肚子就非常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当然是猜的。”马佳笑着给老板付钱。

 

       吃完早饭回到办公室的蔡程昱还有点恍惚,被张超敲了一下脑门才清醒过来。

       “怎么着蔡程昱,迟到了还被老板勾了魂了?”张超用一种看透的眼神看着蔡程昱。

       清醒之后蔡程昱的虾头肉眼可见的慢慢熟透,“什,什么啊,什么勾魂的......”

       黄子弘凡忍不住回头了,“蔡程昱,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你,你真看不出来马佳对你有那那么一点点意思吗?”

       “不止一点点的嘞。”他们正来巡视的另一个老板龚子棋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三个人同时静音。

 

       当天蔡程昱把要做的文件和公司给的任务完成之后已经很晚了,走出公司竟然没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

       “哟程昱,这个点还没走,这么敬业啊?”

       蔡程昱转头一看是马佳,顿时吓得一激灵。

       “老、老板好啊......今天......加个班......”

       蔡程昱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张超黄子和龚子棋的那几句话,蔡程昱看见马佳突然条件反射的脸红。

       “别那么紧张啊,今天这么晚了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不用,我骑共享单车......”

       说着,两人环顾了一下空无一辆共享单车的街道。

       马佳一脸坏笑:“现在只能坐我车走咯。”

 

       蔡程昱坐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大脑里就开始循环上午在办公室听到的那几句话。

       迟到了还被老板勾了魂啦?

       真的看不出老板对你有那么一点点意思吗?

       不止一点点的嘞。

       蔡程昱在心里辗转反侧了无数回,终于转头,视死如归的在马佳把车开出去之前开口:“佳哥......你,喜欢我吗?”

       马佳转头看蔡程昱,没有说话,侧身吻了上去。

 

       第二天蔡程昱没迟到,甚至到的很早。

       于是马佳到公司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办公桌上又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

       马佳乐呵呵的坐下,心想:“我该怎么告诉程昱我爱喝咖啡呢?”









【佳昱】10:00 很久很久

紫丁香


上一棒@苏芩 

下一棒@芋圆奶茶Fishhh🐟 



医生佳×老师蔡

灵感来源于我爸我妈的职业()?

主cp佳昱 几句话龚方



正文

       马医生的办公桌很简洁,一台笔记本电脑、两个笔筒、一个和蔡程昱情侣款的水杯和桌下的一个抽屉,除了抽屉里躺着一张篮球海报之外,再没其他闲七杂八的东西。旁边办公桌的龚子棋大夫一直觉得马佳办公桌就放这么点东西有点白瞎那么大一个桌子。然而每次龚子棋建议马佳在桌子上放点装饰的时候,都会听到同一句话:

       “这么大地儿是留着以后摆我跟程昱的结婚照的,懂不懂啊你。”

        龚子棋瞬间眼前一黑。

        “大爷的马佳,就算你把结婚照打印成A4纸那么大也占不了你桌子的十分之一,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天天炫耀你那小媳妇,谁还没有个对象了!”

        说罢,龚子棋悲愤的打开了备注“方方❤”的微信对话框。


       而蔡老师的办公桌就不一样了,各种零食、摆设、文具,再加上几本教材,那一张办公桌只是勉勉强强能放下,然而学生们厚厚的作业本却根本没地方放,只能一股脑的全都堆在旁边方老师的办公桌上。

        方书剑:我就不应该把桌子收拾的那么那么整洁。

       想罢,方书剑悲愤的打开了备注“子棋🐶”的微信对话框。

(别问为什么蔡程昱桌子上放那么多东西领导不管,问就是校长是俩云)


       今天是情人节,蔡程昱本来想着要跟马佳在家过情人节的,可奈何今天虽然马佳歇班,但蔡程昱要值班,找了好几个人倒班都导不开,最后只能乖乖去值班,留马佳一个人在家里苦苦等待。


       坐在值班室里,小蔡老师一手托腮,一手拿着手机胡思乱想。

       今天你几号来着?

       2月......2月......2月14号......

       今天情人节。

       早不值班晚不值班,偏偏情人节这天要我值班,情人节换个单身的来值班不好吗?

       情人节要送花!下班第一件事去买花!要给佳哥惊喜!

       买什么花好呢......

       下班之后,蔡老师奔波了好几个花店才买到了他想要的花,小小的,只有一枝。

       蔡程昱高高兴兴的捧着花上了公交,好在蔡程昱一番折腾之后已经很晚了,公交车上没有什么人。否则人多的时候,这一枝的小花也许会被挤掉一半。

       蔡程昱打开手机一看,一条未读消息都没有。他和“佳哥”和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上午。


——程昱晚上什么时候回家?

——嗯大概七点半吧,我七点之后就不用值班啦,路上大概有半个小时就够啦!

——好吧,程昱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


       说了七点半回家,现在马上就八点半了,晚回家都不问我去哪了,今天可是情人节诶......可是晚了这么长时间才到家佳哥会不会生气啊?可是不能告诉马佳我去买花了,那是惊喜,不能让佳哥知道!

       蔡程昱看手机的表情略显委屈和心虚。


       打开家里的门,屋子里漆黑一片。

       马佳没在家。

       如果刚才蔡程昱是心虚,那现在蔡程昱是真的慌了。

       “佳哥?”蔡程昱叫了一声。

       没动静。

       蔡程昱换了鞋,噔噔蹬跑进屋里找了一圈,没发现马佳。

       又找了一圈之后还是没人,蔡程昱快要急出一个黄子弘凡来了。

       “佳哥佳哥佳哥你快出来你去哪了啊佳哥佳哥我要送你一样礼物你快出来马佳马佳快出来!!”

       还是没动静。

       蔡程昱急得眼眶都有点发红,打开手机给马佳发了一行字。


——马!佳!你!在!哪!


       突然,屋子里响起了一声手机的振动声。

       蔡程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又给马佳发了一条消息。 

       又是一声振动。

       马佳的手机还在家里,马佳根本就没出去。

       “马!佳!你!给!我!出!来!!!!马佳你个大坏蛋呜呜呜呜吓死我了马佳你个大坏蛋!!!!!”

       大坏蛋马佳终于从门后面走出来,搂住蔡程昱冲他乐了半天。

        “别哭了小祖宗,程昱这么可爱就是想逗逗你嘛......”

       马佳一边开灯一边说,“你手里一直拿着的那是什么东西,刚才一直关着灯我也看不出来。”

       “本来想送给你的,可是我现在非常生气,所以我不打算给你了!”蔡程昱转过头不看马佳。话虽是这么说的,蔡程昱还是乖乖的把一直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

       “这是你的情人节礼物,佳哥一定要保存好!大冬天的要找一枝紫丁香可没有逗我那么容易。”蔡程昱小心的捏了捏丁香花的小花瓣,“佳哥,你知道吗,一枝丁香花上有很多小花,每一朵都代表我对你的喜欢。所有喜欢汇聚在一起,那就是爱。佳哥,我很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马佳接过紫丁香,回给蔡程昱一个轻吻。

       “我也有东西要送给程昱哦。”

       “?”

       马佳终于缓缓张开手,露出了他一直紧攥在手心里的一对戒指。